任你博官网试题库作文库大学库专业库

当前位置: 任你博官网 >高考家长> 正文

孩子与父母有矛盾冲突怎么处理

2017-11-07文/叶丹

现在孩子和家长的矛盾冲突是最多的,那么通过聊天处理这些矛盾是最好的解决办法。下面是用心理学解决表达的问题,欢迎阅读从冲突到和解:如何与父母对话。

孩子与父母有矛盾怎么处理

你有没有遇到这个情况?只要不听话,父母就受不了。

曾经有人调侃,童年时每个人都一个“3+1”式的阴影,“3”是指三大铁律:乖、懂事、听话。“1”是指童年总有一个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

在多数父母眼里,听不听话,基本就是判断一个孩子好坏的标准。

即使长大成人,也许也难逃命运。

有一个朋友的女儿,找了个男朋友,因为女儿一直是乖乖女的形象,一直不敢给家里人说。

恋爱了半年,终于鼓起勇气给母亲说了。结果母亲勃然大怒,劝告女孩必须终止这场恋爱。

细聊后才发现其背后原因,只因为女孩之前给母亲承诺,恋爱之前就需要把男生情况告知父母。这种过了半年再告知的行为,是绝对不被允许的。

实际上,许多父母在面对孩子的时候,都有着一种无所不能的控制感,一旦孩子反抗,就会用更大的情绪去寻求控制,形成了一个走不出来的循环。

其中的原因,却可能让你啼笑皆非。这是为什么呢?

因为,很多人的父母,其实根本就不是“父母”。这是心理学大师艾瑞克·伯恩提出的“自我状态理论”(ego-state theory)。

核心是,很多说孩子不听话的父母,更多是因为自己还没有成长起来。

“自我状态理论”主要包括三个状态,几乎每个人的一生,都会伴随着这三种状态存在:

1、“儿童自我状态”(child ego state, CES)

主要指包含人格中情感和欲望动机部分。

比如儿童想买一个新玩具,父母不卖,他就大吵大闹,这就是自己的情绪去实现自己的欲望;很多父母也同样如此,孩子不听话,自己也大吵大闹。

2、父母自我状态(parent ego state, PES)

主要包括自我控制、情绪管理、自我评价等部分。

有一句话是,管理别人的核心,其实是控制自己。通常在孩子小时候,父母都能做到克制;但随着对孩子耐心的逐渐消失,自我控制越来越弱,从而变得更爱操控别人以获得控制感。

3、成人自我状态(adult ego state, AES)

主要包含个体的思维和分析等理性部分。遗憾的是,多数成年人的AES都很薄弱。

简单来说,你父母的理性机制和自我控制都不完善,在面对你反抗时,只能用情绪和欲望动机(儿童自我)来和你吵闹。

这个时候他们就是个小孩,你哪里倔得过他们。

从小到大我们也习惯了孩子的角色,所以也普遍采取“儿童自我”的方式去和他们交流。

这就像两个小孩在幼儿园争吵一件事情,永远很难把问题解决掉。

那么两个小孩的争吵,到最后怎么解决的呢?往往是因为出现了幼儿园老师从中调和。

你和你父母之间也需要一个“幼儿园老师”的出现,不是别人,而是你自己。即你自己把“儿童自我”切换成“成人自我”的状态,用分析和智慧的“成人自我”去对付你父母那俩“小孩”。

具体冲突中,最常见的是这三种:“让你做不喜欢做的”,“让你选个老实稳定的”,“你是孩子一辈子都要听我的”。

道长借用“大海航时代的轮船”,来解决这三个问题“:

1、“航船上的罗盘”,转动价值观罗盘

2、“标准的船舱机器”,解决“标准偏误”心理

3、“让老船长退役”,做到权力稀释

四 航船上的罗盘

“让你做不喜欢做的”,主要是价值观不同导致。比如你更想背个包去行走世界,父母更希望你考公务员。

但价值观究竟是什么东西呢?

其实,价值观很像“航船上的罗盘”,经常随风浪摆动,但却给我们的人生指明方向。

心理学家舒博提炼出,每个人基本有12-15种价值观(上图),我们称之为“价值观罗盘”。

在不同的人生阶段,你关注部分不一样,有些凸显有些隐形。比如刚开始工作的时候,你可能更注重追求新意,但工作几年要买房了,经济报酬却是最重要的。

所以,价值观的冲突通常不是直接的矛盾,而是一种由不同人生阶段产生的时间距离:

1、绝对时间距离

比如你追星,喜欢宋仲基,而父母却表示无法欣赏。其实父母当年也追星,比如山口百惠。山口百惠和宋仲基的年代差别,就是你和父母对于“美感”这种价值观的绝对时间距离。

在和父母谈论明星的时候,你不用去强调你喜欢的明星有多好。而是应该穿越到过去,去聊聊山口百惠,你可以去看看她的电影,看看她当年的任你博娱乐,然后多和父母聊聊。

想想看,你和一个小朋友聊天,是不是聊他喜欢的事情,他就不会和你争吵了呢?

2、相对时间距离

比如你27岁了,父母希望你赶紧结婚,而你希望再寻求一些工作的自我突破,到30岁再结婚。这相当于父母把你的价值观提前了3年,这3年就是相对时间距离。

面对这种问题,你不用去强调你的价值观部分(工作),而应该穿越到未来,去和父母探讨他们注意的那部分(结婚)。

你可以主动问问他们对于你结婚的理解,对另一半的看法,以及有没有具体的计划等,但注意随时注意保持认同。

聊到最后,才把你价值观那部分抛出来,这时候聊起来就很容易了。

这相当于,如果你想从一个孩子手里得到一颗糖,最好的办法就是拿巧克力去交换。

五 工业机器下的标准化

很多时候父母觉得你不听话,是因为他们更想你选择“稳定的”,“更老实的”,“没有风险的”生活方式。

他们总以为存在一个“标准”的路线,但凡偏离就是错误。在心理学中,这种心态叫“标准偏误(normative bias)”。

这就像船舱里面的机器,日复一日在追求一种永不出错的稳定。

“标准偏误”心理的出现,主要是因为人在没有安全感的环境中,采取的一种被动的自我保护机制。

就像你独自一个人去国外旅行,就会选很多人都选择的标准攻略。买不熟悉的东西,会看评价最好的那个。对未来迷茫,会选择周围人常走的那条路。

所以,你千万不能去怪父母跟不上时代。你要知道,他们在年轻的时候,也是意气风发,尝试生命的改变。只是现在有些乏力了,面对社会的剧变,选择一种更让自己心安的方式。

你最应该做的,是帮助父母找回安全感,自己能够控制的那部分。

这里有一个关键,你要学会,重新当他们的孩子。

比如你要表现出依然很依赖母亲做的菜,依然很欣赏父亲对于时事政治的精彩点评;在外出吃饭时,适当让父亲买单;依然接受父母的叮嘱,而不是用你那些咄咄逼人的专业知识去命令父母注意身体。

总之就是,不要让父母觉得自己正在老去,让他们找回控制。

但要学会分清楚,对于父母来说,什么是可控和不可控。那些父母力所能及的东西,你就尽量示弱,让父母来照顾你,帮你做决定。

但如果是父母不可控范围内,比如对你的创业项目的把控,就不要把问题抛给他们,这会让他们产生真正的担心。

六 让老船长退役

航船在海上航行,到底是谁来掌控呢?

表面看是掌舵的水手,但实际却是船长,因为船长拥有可以调配别人的权力。

权力的核心是拥有某种稀缺资源,父母在小时拥有经济基础、社会人脉等资源,甚至你担心他们不爱你,所以他们拥有权力。

但当你长大之后,父母的许多资源相对你来说就不算稀缺了,但他们就像一个退役的老船长,已经习惯了这种模式。这个时候他们再要求“你是孩子一辈子都要听我的”,就会让你非常痛苦。

所以你反抗,父母就感觉权力更弱化,而他们内心更虚弱,进而又更喜欢掌控你。

这种看似父母的无所不能的控制感,其实是一种病态心理的死循环,你应该帮他们从中走出来,做到“权力稀释”。

霸权的反义词不是“没有权力”,而是共情(Empathy)。就好比一个十分无理而霸道的小孩,与他形成对比的,是一个非常有爱心、有同理心的小孩。

你要让父母,逐渐成为后者。

这听上去很难,但是你想,一个无理霸道的小孩,通常可能因为童年遭遇了某种不幸。而有爱心的小孩,通常都是因为家庭和睦,父母很爱他。

而你的父母多半也是这样,可能因为你常年反抗他,或者他们之间也有相互矛盾,才让他们某一天变成现在这样。

你唯一做,就是爱他们,那种真正的爱,不要回报的爱。即使他们暂时还是对你气势汹汹,显得强势无理,你只需要微微一笑,要像对待那些霸道小孩那么去看待他们,去包容和心疼他们。

权力让彼此变得非常坚硬,你也需要用共情的方式去面对他们,可以尝试写一封信,软化彼此的内心。可以在他们生日时做个视频,可以带他们看看温情的电影,可以带他们看看清晨和日落,体会世间的美好。

这个世界所有的爱都是欢聚,唯有和父母的爱最终是离别。所以,爱就行了。

七 结语

很多时候,父母最大的伤感,莫过于看我们的生活迹象一点点消失,洗漱台上不再摆着我们的牙刷,阳台上不再晾我们的衣服。我们一年才回去几次,听见有人在身后喊爸爸妈妈时,猛然回头的却是茫然。

我们一次次的成长和离别,注定就让他们放心不下。

有一句话这样说,父母总是以为我们不会长大,他们错了。我们总是以为父母不会变老,我们也错了。

想想你三四岁的时候,可能你因为摔了一跤而哇哇大哭,你感觉很没有安全感,甚至责怪你的父母。但父母才不会和你计较,首先会安慰你的情绪,然后耐心地给你讲一个小故事,或者给你爱的拥抱。

现在他们慢慢老去,因为时代太快而显得安全感不足。

希望你用强大之心去包容他们,希望用小时候他们对待你那样的耐心去面对他们,好不好?

推荐阅读

点击查看高考家长更多内容